复盘曼联:赌赢绝杀前红魔进攻缘何陷入“长蛇阵”困境

朗尼克非常“有种”,在最后阶段变阵424,曼联抓住了一次转换机会完成了绝杀。曼联暂时反超西汉姆,来到了积分榜第四位。即便是身后的北伦敦双雄握有补赛优势,但此番赢球还是让曼联没有因为不胜而陷入“争四绝境”。

在绝杀前,曼联的进攻非常急躁,频繁在外围打出不合时宜的远射。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,就是西汉姆的有效限制,让曼联近期的外围“作业空间”预期完全失效。为了压制对手,曼联阵型前提与宽度拉开非常明显。高位接应、组织点的不足,与禁区内锋线攻击手的缺失,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局面。

曼联本场比赛完成了18次射门,是西汉姆的3倍,单从数量上来说是“达标”的。不达标的是,曼联只有3次射正,而且草率的射门太多。在拉什福德攻入绝杀进球前,曼联的预期进球数值只有0.77。分摊到17次射门的线,非常低效。

而从具体的射门位置来看,曼联只有1次射门发生在小禁区内(拉什福德的绝杀),而且频繁打出偏离目标的射门。造成这种问题的根源在哪?

简单来说,就是曼联的433进攻站位(或4141),逐渐在对手的限制下失衡,转为了“一字长蛇”阵。

首先,西汉姆在外围进行了有效的站位防守,曼联无法像对阵布伦特福德那样获得充分的作业空间;其次,曼联前提并拉开宽度的阵型,导致外围作业点的缺失,在焦躁心态下开始频繁浪射。

这种进攻站位在本场遭遇到了西汉姆的严密限制,他们并没有对曼联的中卫/回撤后腰进行疯狂逼抢,但是适度前提阵型,在外围形成了站位限制。

我们可以看到,西汉姆在外围给了曼联足够好的传递空间,但只要曼联想完成向前传递,西汉姆在中场就会形成非常好的跟防与站位限制。无法在锋线身后形成有效的传递配合,曼联的进攻自然就会陷入“无效控制”或单调分边之中。这也是曼联开局阶段靠压迫、反抢连续制造射门机会后,上半场余下阶段没有射门的根源所在。

为了改善这种局面,曼联在下半场开始更多的前提阵型,并拉开宽度。实际效果上,确实把西汉姆的阵型压回到禁区前,但也带来了问题:兵力分配不均,外围组织能力缺失。

从上图可以看到,曼联为了把西汉姆的阵型拉开、压扁,在边路配合上投入了重兵。最终,弗雷德在中路获得了较好的作业空间。但这时候,曼联呈现出的是宽度拉开下中锋只有C罗,外围中路缺乏作业配合兵力的困境。在西汉姆防线针对性的前提压迫下,这种焦躁的外围远射,就是常态。

82分钟,朗尼克用卡瓦尼、马夏尔换下了弗雷德、青木,在B费回撤下曼联变阵激进的424阵型。这种调整的问题,就是西汉姆可以获得反击空间,这也是最后阶段西汉姆开始攻出来的关键诱因。但效果是,曼联在中路地位的兵力开始增加,有了更好的传递机会。

这种作业模式,可以最大限度的拉开西汉姆禁区内的防线“密度”,规避西汉姆后卫们局部多对一的局面。只要曼联外围靠对抗掌控二点,让B费能送出传递,那就会有非常多的直塞机会。

曼联后场频繁送出长距离传递,前场进攻兵力增加下一点与二点的球权变多,球员不断进入禁区,也实质性的压迫了西汉姆防线不敢外扩对抗。小麦可以外围靠体格去争顶,B费可以靠跑动捕捉球权。因此,B费连续在最后阶段送出最后一传就符合战术逻辑。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,西汉姆防线分钟那样,可以靠外扩压迫去限制曼联的外围操作。

非常可惜的是,C罗接球前处在越位位置,而马夏尔因为长时间缺战状态不佳,没有在禁区内把握有效的射门机会。

要想不在争四中掉队,曼联必须要在今天凌晨取胜西汉姆。莫耶斯进行了非常有效的部署,让曼联在上半场没有获得进攻空间与预期。曼联在整体前提与宽度拉开中逐渐陷入焦躁,还是禁区内缺乏足够的点限制西汉姆防线的外扩。朗尼克最后阶段的4前锋豪赌,不仅抓住了补时的绝杀,也制造了最后阶段的连续得分机会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